婚恋情感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热线: 020-38295867 38894586微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咨询师手记 > 婚恋情感 > 我的前半生:女人的归宿,到底是什么?   婚恋情感

我的前半生:女人的归宿,到底是什么?

来源:十二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7-17

我的前半生:女人的归宿,到底是什么?

我的老粉都知道,我是亦舒十年的老粉。所以,即使炎炎夏日,二胎待产在即,看到现在这部剧《我的前半生》还是忍不住写点什么。


女人里的“鄙视链”


相信所有看过亦舒原著的人,都无法接受剧里的人设,子君从一个持家有道品味绝佳的港式太太,变成一个审美辣眼睛傲慢无礼的上海“作女”。


她因为嫁了一个好老公,自认为是人生赢家,心安理得的站在“鄙视链”的顶端,瞧不起嫁的不好的妹妹,一门心思拼事业的闺蜜在她眼里也是“自讨苦吃”。


这样改头换面的女主角,真的是让原著党们分分钟“原地爆炸”。

但我不能否认,真实的世界里,确实存在着这样的事,而且每天都上演。


比如,罗子君的妹妹,生活都靠姐姐接济,时常开口借好几万,但两口子在听到姐姐要被离婚的消息,没有一句安慰,反而都是奚落——让你平时趾高气扬,你也有今天。这样的案例,写一篇《过份善良,就是对自己的伤害》,不知道要戳中多少善良的人。


比如,罗子君的妈妈,一生最大的骄傲,就是女儿嫁了个好老公。没事就到女儿家转转,看看有什么名牌可以拿回去自己穿穿。口头禅就是——女人再能干有什么用,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就算女婿出轨了,也会劝女儿,只要他愿意拿钱回来,愿意道歉,你就赶紧原谅吧。发现无可挽回,无路可走,也只会跟泼妇一样跑去小三那里大闹一场,然后等着女儿再找到下一个长期饭票。


再比如,罗子君的妹妹,当年成绩好又乖巧,为了爱情嫁给一个无所事事的老公,自己也沦落到在超市当售货员,可还要自我欺骗说——起码我老公不出轨,起码我老公不用天天加班,起码我们夫妻恩爱。这样的案例,真是应了《嫁给一个人就是嫁给一种生活》。


而罗子君和陈俊生的婚姻,就更为典型。十年婚姻,男人的时间都给了工作,只为赚钱。女人熬了几年以后,终于过上了逛逛街、做做美容的太太生活,有点闲时间全盯着老公身边的年轻女人。在她眼里,那些20初头的漂亮姑娘都是一门心思做人小三、毁人家庭。


同样是女性人生逆袭剧,但这不是亦舒的香港,更不是傲骨贤妻的美国,这是本国土地上真实世界里的真实国情。


哪里有那么多体面和教养,哪里有那么多自重和自珍的女性,哪里又有那么多势均力敌的爱情。


你说你相信爱情,你妈说,相信房子才有用。

你用着迪奥开着奥迪,却还能因为没老公没娃而遭到鄙视。


就算罗子君最终被出轨、被离异,现实中的罗子君的妈妈们,会改变让她们不再逼女儿嫁人,让她们相信女人靠自己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不会!


看剧的妈妈婆婆们,会因为这部剧改变对女儿、对媳妇的态度,从此变成鼓励女人追求自我的通情达理的老人吗?

不会!


她们不会因此改变,她们的价值观根深蒂固,而且对自己的人生观充满迷之自信。否则丁璇这样鼓吹“女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市场。


她们就是认为——靠男人养的女人,远比靠自己的女人,更成功、更高级。她们就是相信——婚姻才是女人最好的归宿,一个女人过的再好,只要嫁不出去都是耻辱、家门不幸。


这是中国底层社会里牢不可破的婚恋价值观,它并没有随着时代发展进步,而被清洗掉,依然顽强的被传承着。


人要逃离的不是底层社会,是底层价值观


在现实世界,子君再不济,也是活在中产社会,离婚后,只要老公还有一点良心,多少还能分得部分财产。小说里的罗子君,也不用为生活发愁,更不用费尽心机为孩子赚学费。


而真实世界里,很多被“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洗脑的女人,很多20岁就草率结婚的女人,很多面对老公出轨依然不敢离婚的女人,处境远比电视剧里更糟糕、更悲愤。


她们都是被底层价值观洗脑、捆绑的女人,而且没有勇气改变。


我相信,每个人身边都会存在那么一些让你“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女人,有可能是你的阿姨、婶婶,有可能是你的同学,有可能是你的同事,更有可能是你的亲妈。


她们是活生生躺在底层社会里,看不到逆袭可能的人。你不知如何才能帮到她们,只能告诫自己——女人千万不要活成那样。


她们以自己可悲的命运,做了示范,才有了更多女人的觉醒。


前几天,看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要远离底层社会》里面有句说——我为什么这么拼,是因为我见过底层社会不为人知的封闭、狭隘、低劣和丑陋。


那些从20几岁开始,就知道人应该靠自己,从不幻想靠爱情改变命运的姑娘们。

那些失恋时也能保持体面,不管前一晚如何以泪洗面,第二天清早洗把脸依然按时上班的女人。

那些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为了升值加薪而努力不懈的职场妈妈。

那些既能理财持家,而且育儿有道,还能维持体态姿态,赢得全家人尊重的全职太太。


她们难道不知道这条路辛苦吗?难道没有低落厌世的时刻吗?


之所以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远离“底层价值观”。

就是为了,我用去过,我不想过的那种生活。

我的孩子,将来,也不用去过那种生活。


那种从来不思考生命、生活的意义和价值,只需要拿旧的价值观,就自认为活在“鄙视链”的顶端。


没有永远的婚姻,只有永远的自己


所以,当我在20几岁看到亦舒这本小说的时候,我意识到,原来即便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一个可以供养你出入名店、生活无忧的男人,日子过得也不过如此。原来即使身在上流社会,如果价值观仍在底层,你的人生质量也不过如此,不过都是泡沫。


一个人终其一生如果不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点价值。不靠自己的双脚,去丈量一下世界。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女人,终其一生,最要紧的事,永远都是经营好自己。


“以前你四平八稳,像块美丽的木头,一点生命感也没有,现在是活生生的,眼角带点沧桑感——有一次碰见史涓生,他说他自认识你以来,从来没见过你比现在更美。”


“失去丈夫,得回美丽,嘿,这算什么买卖?”


“划算的买卖,丈夫要多少有多少,美丽值千金。”


小说的最后,亦舒并无安排让子君逆袭,她既没有变成唐晶那样的白骨精,也没有嫁给更有钱更宠她的男人,更没有去争抢子女的抚养权。她只是找回了自己,不再是谁的附属品。


这恐怕不是吃瓜群众想看到的结局。  


但懂的人自然懂这句话——

我要什么归宿?我已找回我自己,我就是我的归宿。  


这话听起来玄,但其实意思就是——

我终于开始真正的发自内心喜欢我自己,喜欢我选择的生活。


人到了这个状态,才算是活明白了,活的不虚此生,可以慢慢活的不畏将来不念过去。


最后,以此文,致敬那些靠努力逃离了命运,以及正在努力创造后半生的女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