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焦虑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热线: 020-38295867 38894586微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咨询师手记 > 抑郁焦虑 > 精神科的那些事|“上帝让我来这里找老婆”   抑郁焦虑

精神科的那些事|“上帝让我来这里找老婆”

来源:郭海欣    作者:郭海欣    发布时间:2017-09-23



在广东省工人医院精神科住院部见习的第一天,我被分配到了男病区。经过了几道需要反复确认关紧锁好的铁门,披上了不合身的白大褂,戴上了口罩,便急急忙忙地跟着医生们赶到活动区去监督病人们吃药。

8点半,是病人们吃药的时间,为了避免病人们擅自不吃药、减药,医院规定所有的病人们都要在这个时间点集合起来排队领药,在护工们面前服用完才能离开。医生们会趁着病人们服药后的自由活动时间进行第一次查房问诊,我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认识这一群病人们。

在来之前,我与大多数人一样,对这一个群体有特殊的印象,从外貌、行为、谈吐等方面都有一个刻板的认识。但我看见的与我所认为的相差甚远,他们看上去和我们普通人并没有差别。不过,与他们像朋友般交谈后,发现他们的世界比我们想象中的更精彩。

 

     小彬(化名)是我们查房时第一个对象,27岁了,这是他第二次入院了。他每天都会缩在固定的角落里,看着病友们活动,他看上去是个十分内向的男生。交谈中,发现他原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

    “医生,我我昨天洗澡了,脸是明天再擦”,看见我们后他害羞的炫耀着自己的小成就。

“哇,你做得很好!你知道你在哪吗?”

“我在一个荒岛上......”,小彬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听不见。

“你可以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会去了荒岛吗?”

“我,我,我,上帝派我来的。”他稍稍探出身子,说完又缩回了角落。

“他让你来这里做什么呀。”

“他让我来这里找老婆,但没有找到”,他开始到处张望。

“你最近看见上帝了吗?”

“前几天还看见的,他就在那里,但是这两天没没没有了。”,小彬用手指了指他旁边的空位,“我很很怕他怕他。”

“他是谁?”

“上帝,如果我不听话,他会打我,打我”,说完他紧张的缩起身体。

     小彬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有明显幻觉、妄想的青春型精神分裂病人。 20岁左右就发病了,在他们的世界里,“上帝”以及其他的一切事物都是能真真切切感觉到的,他们能“听见”、能“看见”、能“摸得到”甚至他们会用一系列的事实来让自己确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朋友很少,不喜欢交际、洗澡洗脸也需要有人监督,注意力很难集中。当坚持服用药物一段时间后,幻觉的现象会减轻,妄想的内容也会减少,其他的阳性症状亦会减轻。但是他们停止服药,这些症状又会重新出现,甚至会更严重,而他们擅自停止服药或减药的概率非常大。这也是大部分精神病人如此反复的发病、多次出入院治疗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