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采访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热线: 020-38295867 38894586微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咨询师手记 > 咨询师采访 > 资深心理咨询师郑锦睿——个人专访   咨询师采访

资深心理咨询师郑锦睿——个人专访

来源:红树林    作者:红树林    发布时间:2018-10-26

资深心理咨询师郑锦睿——个人专访

擅长方向:运用美国心理咨询前沿的人际历程取向治疗,擅长抑郁、焦虑、亲密关系、社交障碍、人际关系问题、儿童青少年心理行为障碍、个人成长咨询,及出国留学、归国工作的跨文化适应等等


学历背景:2008年9月-2012年6月 广州大学 心理学 ;2013年9月-2015年6月 天普大学 (Temple University) 咨询心理学 (Counseling Psychology) ;(获Dr. Richard J. Malnati优秀毕业生奖学金)




问题一:我想了解一下老师为什么会选择心理学专业呢?当您知道大学四年的心理学课程跟我们所想的不太一样的时候,又有什么原因让您坚持下来?


郑老师回答:

高中的时候由于个人原因导致情绪不好而影响学习成绩所以去接受心理咨询了,在这个过程中对心理学感兴趣了所以选专业的时候选了这个专业。我大学四年完全就是奔着心理咨询方向的,目的很明确所以以后都沿着这个路过来的。


当时我对生物这方面的课程还是蛮感兴趣的,所以人体解剖那些课程我学的很轻松,但是统计,测量那些数学类的课程我有点不感兴趣,当时我在想这些课程是我们专业的主课怎么也得过啊,所以逼着自己学了,果然以后的路上比如读研的时候确实很有帮助了。主要是因为我当时已经确立了我自己的目标而且我知道在这个路上这些课非学不可,既然这样那我应该更加努力决不放弃。



问题二: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待来访者?还记得当时的事情吗?


郑老师回答:

我是本科毕业以后基本上就没有去工作的,就直接去读研。所以当时朋友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也不是咨询师的身份来谈而只是朋友的身份来个他们谈,所以我真正接受来访者的时候也是在研究生实习的时候,当时我们所学的知识都具有实践性的,还加上学校和机构都会有督导指导我们,所以我个人的感觉基本上问题不太大。但是这需要不断地练习,学习。



问题三:老师如果您自己心里也出现问题,比如今天早上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心情很不好但是今早刚好也有一个来访者需要您来咨询,这样的时候老师您怎么解决自己心里上的问题去面对来访者?


郑老师回答:

这可能有两部分,一个部分是咨询师自己是一个咨询的工具,所以我们的确需要照顾好我们自己。所以我们遇到类似这样情况的时候我们应该考虑我们是否能去接待这个来访者。如果不行的话我们的确需要休息的。还有一个是我们已经来不及通知来访者,不能不去的时候我们应该区分开来自己的情绪和来访者所表达出来的情绪,不要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里面去,按照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只要能专心投入来访者说的故事之中还是可以避免自己情绪的干扰。我们要学会投入来访者的情绪,学会在对方的水平上考虑问题。



问题四:我来自于新疆的传统一个家庭,我的家庭教育可能跟很多人不一样,还有一个是我们对性教育很敏感,在家里几乎都不让我们谈关于性的问题,这样的时候我遇到有些在这些方面很开放的来访者的时候应该要怎么解决因为这个而产生的心理冲突?


郑老师回答:

在这里很重要的态度是去理解而不是我要和他一样,我们应该说:“我可以理解接受你的想法即便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不会否认你”。当然这会影响到咨询的过程,所以我们应该在咨询的前期要跟来访者谈谈来访者怎么理解我们之间的差距,如果你们都能够认清楚这个差异对咨询带来什么影响也是可以继续谈下去的。我们应该要区分这一点而不是无意识的让这个差异影响到整个过程。你说的关于性的问题就像我们常说的异性恋咨询师接待同性恋来访者的时候而产生的问题一样,这样的时候我们一样要去理解他们的团体,就是要去理解关于性的知识和有些伦理等等。然后自己去反思自己身上的限制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咨询师尽可能努力去减少自己的限制才能会接受更多的来访者。



问题五:您有过来访者攻击您的体验吗?您是怎么应对的?


郑老师回答:

有过,这个时候我们要讨论坦诚这个问题而不是要回避,可以承认来访者生气的感受,你对我很不满意而不是回避和否认。作为一名咨询师我们应该表示我们愿意承担我们的责任。这个也需要一个开放的态度。我们要肯定对方的感觉同时我们也要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来讨论和理解对方感受的原因。



问题六:当我们接待一个以前突然离开父母,由于这个原因在心里产生问题的孩子的时候我们是应该怎么帮他?(因为我有过类似的离开所以我很怕失去中立)


郑老师回答:

这样的时候应该要去理解当时孩子在怎么想的,我们不应该失去自己的中立,我们不一定要说孩子跟父母离开一定会给孩子带来问题,比如说有些孩子从小到大在爷爷奶奶照顾之下长大的而不是父母,这样的时候爷爷奶奶在她心里可能是更重要的,所以奶奶跟他分离反而导致创伤。自己的经历不一定与来访者一样,即便一样的经历中也会有不同的感受,所以不要以自己的经验来推测来访者的经验这也是中立的基础之一。



问题七:有一个孩子当时受过这样的伤害,现在已经能准确的看待当时的问题但是到现在每次看到或听到有人被别人抛弃的事情他就会控住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我们接待这样一个开放着我们应该会怎么帮他?


郑老师:

创伤治疗的其中一个部分是帮助来访者完整全面地重新经历这个过程,而不是片面的。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重新体验这个事情,然后去客观的理解这件事情。比如他可能以前体会到的是被抛弃的感觉,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回到当时的情景,用现在的眼光重新认识这个事情,让他看到更完整的画面,情绪是要被表达和被看见的。帮助他体会到“你现在是一个成长的人,你可以选择更有力量的角色来对待这件事情”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