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师采访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热线: 020-38295867 38894586微信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咨询师手记 > 咨询师采访 > 资深心理咨询师张海宇——个人专访   咨询师采访

资深心理咨询师张海宇——个人专访

来源:红树林    作者:红树林    发布时间:2018-11-09

资深心理咨询师张海宇——个人专访

擅长方向:个人心智成长、情感沟通、亲子关系、人际交往、家庭治疗、抑郁焦虑等情绪压力管理等


学历背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广东省心理学会精神分析专业委员会会员,萨提亚家庭治疗心理咨询师,萨提亚模式培训师。



问题一:我了解到张老师曾经在大学任教,又在企业工作多年,是什么让您最终选择成为一名咨询师呢?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海宇老师回答在大学任职的时候,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上都觉得还是比较单纯和快乐的,在旁人看来也是不错的一种生活状态。但是当时觉得如果就这样过一眼能看到头的生活,好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所以就决定改变,做一些新的尝试。

于是跳到企业,企业的工作跟学校确实不太一样,挑战性更大,人际关系也会更复杂。企业的工作要求我跟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当团队成员出现一些情绪状态的时候要及时处理和疏导,而这些工作需要经常用到心理学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心理学非常有趣,慢慢就开始接触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课程。

因为我自己在生活工作中也会有困难的部分,我也想要更好的发展自己,所以我开始接受团体治疗和个体的咨询。在不断的学习成长中,我的生活和工作都有了新的进展。与此同时我渐渐发现我比较容易给他人以信任感,我的沟通和共情能力也还不错,这些能力让我觉得自己挺适合做心理咨询师,所以我就开始尝试做心理咨询师的工作。


问题二:那过去的经历对您现在的咨询工作有什么影响呢?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海宇老师回答:过去的经历对我有不少影响。我在学校除任课外还担任班主任工作,跟学生有比较多的接触,对他们的心态想法和困惑有比较多的了解。这段经历对于我理解年轻的来访者,还是蛮有帮助的。

另外,我在企业也接触过各种不同性格类型的人。我所做的培训工作,很多也是关于情绪管理、人际关系和沟通的。而且作为曾经的职场人士,我有亲身经历也见证了不少职场人士面临的挑战和困惑,会帮助我更容易理解同龄人及职场的来访者。


问题三:请问您对想要转业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其他行业从业者有什么建议?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海宇老师回答:首先要对这个行业有基本的了解。我觉得决心留在心理咨询行业发展的人大多是热爱这个行业,因为进入这个行业特别是前期,要付出不少的代价,还要耐得住寂寞。

来访者的情况千变万化,需要咨询师不仅有广博的知识结构,还需要往更精深的方向发展,这就要求咨询师要不间断的进行各种不同心理流派的学习。除了课程的学习,还要请督导师督导个案。而且一般在前期我们自己也需要被治疗,因为来访者需要解决的议题,也许也是咨询师自己要解决的问题,当我们自己的议题解决的越好,人格越完善的时候,对来访者的帮助也会越大。这些课程的学习,个人的成长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还需要很多的金钱投入。一个心理咨询师成长周期其实很长,需要浸泡,很难速成。所以要转业的时候要考虑清楚,当然渡过这些阶段之后,我们的收获,特别是精神上的收获会是很丰盛的。


其次我觉得要评估一下自己是否合适做心理咨询这份工作。心理咨询工作是与人沟通的工作,需要从业人员对人有真诚的兴趣,需要有一定的灵敏性、一定的艺术性。当我们跟来访者一起工作的时候,因为他们每个人的独特性,即使我们有咨询的框架和结构,和每个来访者创造出的感觉是都不同的,每一次的交流都像是在进行一次创作,我觉得这个工作在许多时候是很难复制和标准化的。


问题四:我观察到您的来访者的留访率很高,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呢?有什么技巧吗?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海宇老师回答:关于留访率的问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心态。

首先是对生命本身的一种尊重。每个来访者都有自己独特的成长经历和性格特质,他可能是在生活中碰到了一些困难,或者是想要获得更多的成长,所以来到咨询室。来访者是带着问题来的,但他并不是问题的本身。在我的经验里面,其实我从我的来访者身上,也或多或少的都学到了一些东西。我有我的专长,他们也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专长,在生命层面上我是尊重他们的。

第二呢,我觉得其实咨询的出发点是很重要的。如果我的脑海里面,想的都是如何去留住这个来访者,很容易被来访者感受到,让来访者反感。而当我们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想,到底是什么促使他来到咨询室,他的困惑是什么,是什么阻碍着他,我怎么样可以协助他……当我想的更多的是这些问题,我的这份真诚,对方会感受得到,可能也就比较愿意留下来进一步的沟通了。

最后,我觉得在整个咨询过程中全情投入地去倾听去理解并且反馈给来访者是很重要的。也许我们现在太浮躁了,所以来访者很难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能真正倾听理解他们的人。在咨询过程中,来访者如果可以体验到那种被听到被看见的感觉,会产生一种很深的触动,那种在内心深处有一个人好像能够明白我的感觉,是很多人渴望得到并且是有疗愈作用的。


问题五:在和伴侣的日常相处的过程中,我们常常会面临因为双方存在差异和不同而需要磨合的情况,请问在亲密关系里面怎么可以怎么样更好地磨合呢?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海宇老师回答:我觉得除了三观问题以外,伴侣间的问题一般都可以磨合,但有很多伴侣的关系会毁在一些小事上,这真的很可惜。

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我们在进入一段关系的时候常有个期待就是希望伴侣跟我们性情相投,两人能够非常投契。但现实是,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之后,两人不同的地方会越来越多呈现出来。

如何磨合?我记得著名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曾经说过“人因为相同而联结,不同而成长。”当我们真的打心底里认识到有差异是正常的,是必然的,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有助于成长的。我们就会慢慢放下“好烦人,为什么他/她会这么想?为什么他/她会这么做?”“如果他/她能这样对我就好了”“像我这样才对”之类的想法。我们也因此会降低对伴侣的期待和要求,也不会那么轻易否定伴侣,不会轻易因为发现伴侣的不同而感到生气和失望。如果我们按这个信念调整自己,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就能在关系里给彼此一个空间去表达自己的不同观点,即使有碰撞,两人也能进行协商调整,更好的磨合。


问题:之前北大留美硕士王猛的案例,使不少人感叹:“父母在等着孩子感恩,而孩子在等着父母道歉”。对于曾经在过去的家庭生活中因为父母而受到心灵创伤的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广州心理咨询师张海宇老师回答: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也许我们都可以有一些新的选择。

我不想说除极少数的案例外,大多数父母都是用自己认为比较好的方式教育孩子,他们有好的动机,却因为不懂而伤害了孩子,他们有自己的局限性。这些话听的很滥,被伤害的人通常很难接受,“无知就可以这样伤害我吗?”……

我想说的是,这些曾经因为父母而受到心灵创伤的人,可以选择继续不原谅父母,可以继续恨他们。但如果让这种恨意毁了自己,让自己不再快乐,让自己时刻处在受害者的位置,被动的生活着,丧失生命的主动权,我很心疼,因为这时你真的是在用父母的错惩罚着你自己。跳出这个圈,去想想现在的自己想要什么,想要怎样的生活,能为自己做什么,哪怕继续保持恨,我想你知道,你鲜活的生命还有很多值得你去做的事。